给大家表演个好吃懒做的螺

🐚神奇的海螺——逆飞飞我cp

【all叶】叶家大少是什么样的存在

#很粗长x#
#一发完#
#八一八我们的叶家大少爷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叶家保姆视觉#
#ooc,bug私设属于我,苏属于男神#
#二十四节气处暑#

part.1

身为一个有着高涵养的家政工作人员,我不是一般的保姆,我是高级保姆。

性别男,你别笑。

在跟叶家签了二十年的约之后,年纪轻轻的我已经觉得我的人生基本就可以混吃等死了。

叶家的根基越来越稳当,产业都可以在帝都排得上号了,在这里做保姆至少可以保证自己的收入情况。

而我的日常就是帮忙照顾两个小少爷。

两位小少爷现在刚刚好九岁,还是对双胞胎,除了性格有所差异以外,一开始我还真的分不清两个人,那个时候搞出了好几件乌龙事。

在那个时候我永远搞不清,桌子上的牛奶到底谁喝完了,谁还没喝。

“不喝牛奶可会长不高的。”我很严肃地说。

两兄弟对视了一秒,小少爷好像朝大少爷笑着比划了一下,大少爷好似有点无奈。

后来,这两杯牛奶都喝光了。

有一天我看见两位背对背站着,叶修用手在自己的头上扫了一下。

“我是哥哥,不可能比弟弟矮。”叶修说。

“谁让你不喝牛奶的!”

“我太矮就没办法保护你了啊。”叶修小声说。

之后,我改良了牛奶的口感,两位小少爷总算不用嫌弃脸得喝完它了。

感觉真的是做了一件好事情呢。

“这怎么喝起来有点像x仔牛奶……”叶秋喝完后评价。

“好喝就行管他的。”叶修说。

听到这种评论的我差点摔了。

part.2

两位小少爷的性格还是有一定的差别的。

大少爷只对游戏感兴趣,所以平时坐在沙发上玩游戏的人,那肯定是叶修。

而小少爷的形象比较乖,回到家就开始写作业,有时候还会帮自家哥哥复习功课。

大人一般都会毕竟喜欢乖乖的小孩,所以过年的时候总免不了拿出来比较一番。

我看着坐在角落一言不发的叶修,有些心疼。

却没想到一向乖巧的小少爷站起来,很淡定地拉着自家哥哥离开了餐桌:“我吃饱了。”

提前离桌可不是一个礼貌的事情。

而我则以看着孩子的名义给两兄弟开了个小灶。

“你不应该那么做的。”叶修端着碗说。

“我听着都吃不下饭。”叶秋小声嘟囔着。

叶修像个小大人一样摇头晃脑地说出了一堆为人处世的东西,叶秋则是很鄙视得觉得他就光会扯。

part.3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也在叶家做到第六年了,期间关于这两兄弟的互动我可以扯得跟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

因为又臭又长我就不说了。

可是在这第六年,叶家发生了个大事。

我一向觉得大少爷不会离家出走的。

就算是被我的顶头上司叶先生骂了一顿,他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第二天醒过来依然是一条好汉,继续该玩就玩该吃就吃。

其实叶大少爷也不是不能继承叶家的产业,虽然学习不够好,但是人很机灵。

但是这走得有点突然,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家里死气沉沉的,而一向乖巧的叶秋居然发了一顿火,我意识到有点什么东西在改变了。

叶先生不是没去找过叶修的,只是中国人口基数那么大,查到最后也只知道叶修去了h市。

叶秋没了陪他一起上下学的哥哥,性子突然变得稳重了许多,只是上网的时间变长了点。

part.4

叶大少爷回家的时候是在四年后,他穿着一个像是队服的衣服,站在了大门外。

在叶修走后聘请的保安看见他也是一阵惊讶。

在离家出走的四年里面,叶修除了给家里打过电话报平安外,我们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之前怎么没回来?”我给他做了些东西填饱肚子。

“没钱啊,”叶修无奈地摇头。

“这次别走了啊。”我挽留道。

“我回来也是跟你们商量件事情的。”叶修说。

以叶大少爷的性子,这件事情应该很重要。

可我万万没想到这家人会吵起来。

叶修捂着脸离开家,不怕死的我和叶秋都出去送了他。

在这么多年的相处之中我已经把这两兄弟当做弟弟看待了。

“爸妈就交给你了。”叶修朝叶秋笑。

“为了打游戏你真的是……”叶秋忍着不去骂自家哥哥,现在居然加入了个打游戏的战队,把这种娱乐的东西当做工作。

他觉得他爸妈的血压又得高了。

“很了不起对吧。”叶修说。

“现实很残酷的。”上了大学的叶秋也不再像个愣头青,社会有多么险恶他很清楚。

“抱歉。”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叶修那么诚恳的道歉,诚恳到我都快怀疑他被调包了。

叶秋认输般得摇摇头:“早点回来。”

我拿着一堆吃的递给叶修:“有什么困难就联系我们。”

“嗯。”叶修朝我们点点头。

火车慢慢使进站,带着少年离去,两兄弟的命运从此刻开始正式分道扬镳。

part.5

到底还是亲儿子,即便被气得血压升高,叶先生和叶夫人依然开始关注起了自己孩子的职业选手生涯。

叶夫人慢慢看开了,有时候还跟我一起聊起“荣耀”这个游戏。

哦对了,在叶修离开之后,叶秋照常在企鹅上骚扰他,跟以前一样,只是不是再问你在哪里,而是催着他快点回家。

而我也开始对这个游戏上了心。

男生多多少少会对这些游戏感兴趣,所以在好奇心驱使下我也愉快地玩起了游戏。

一玩游戏才吓一跳,原来叶大少爷在游戏里面弔到没朋友,真的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大神人物。

在第二赛季的总决赛,我还买了票到了比赛现场去喊加油。

我那个时候是第一次去看这种比赛的。

一叶之秋上台的时候,周围嘉世的粉丝激动到不行,一脸面瘫的我感觉自己仿佛是个假粉丝。

一位仁兄问我:“你怎么那么冷静啊!那个可是一叶之秋啊!”

我默默看了一眼这位仁兄,看起来挺阳光的,笑起来很好看。

可不是冷静吗,那货光屁股的样子我都看见过。

“很激动啊,看见他那么棒。”我笑了笑。

然后那个看起来跟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仿佛打开了某个开关,朝我说起了叶秋这个人有多么好。

“我是在荣耀开服之后不久就开始粉他了,可惜现在都没看见他真正的样子。”那个人说。

“他很好看的。”我想到那个怎么看都顺眼的叶大少爷。

“嘿嘿嘿,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年轻人觉得跟我聊得来就要了我的游戏ID,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对叶修的消息也是从他那里得知的。

“为什么不露面呢?”那人说。

那个时候叶修遭遇了一场舆论压力,既然不露面谁知道后面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在打这个游戏。

然而替叶修说话的居然是他的老对手韩文清:“能跟我不相上下的人有那么多吗?”

那个时候我也惊讶了一番,因为有玩荣耀的缘故我自然知道霸图和嘉世有多不对付。

我安慰那人:“可能有苦衷吧。”

叶修从小的性子都淡淡的,跟普通孩子有点不一样,很会想事情,他之所以不肯露面,也是因为他不愿意让家人觉得不快吧。

part.6

第三赛季的时候我跟那位哥们变成好朋友,两个人又约着一起去了决赛现场。

“你还是那么冷静啊。”哥们说。

“是吗?”

“你觉得叶秋会赢吗?”哥们问。

“会的,他可是斗神啊。”

这个比赛的结局还真的是以嘉世胜利为结尾。

只是比赛结束后,我就听见了嘉世副队长退役的消息。

比赛结束后,萧山体育馆的门口围着一堆人,仿佛想再看看这个副队长一面。

我和那位哥们觉得人多也见不着人,就找了个离嘉世近些的小饭馆,看看能不能守株待兔。

或许真的是因为运气好的缘故,吴雪峰和一位年轻人都一起来了这个饭店。

那位哥们自然是开心到不行,而我看着那个年轻人说:“叶修。”

叶修看了我一眼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他是谁?”吴雪峰问。

刚刚踏入三十的我只能朝两人笑了笑:“我是他的亲戚。”

“他是叶修不是叶秋?”哥们有些失望。

我们三人心照不宣地笑了笑。

这个冷清的饭馆里面只有我们两桌人,索性就拼在一块儿吃了。

哥们起身敬酒:“吴副队前途无量!”

吴雪峰一脸无奈,他的酒量也不是很好。

看见副队吃憋,叶修笑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你怎么会认识这种活宝?”

我说:“上一年决赛认识的。”

“这样啊,跟你性子挺互补的 。”叶修点头,“早知道你要来我叫多带你去这边转转了。”

“我带他逛过了。”那位仁兄刚好就是h市的人。

饭局吃得也挺和谐,而我看着吴雪峰和叶修两人之间的互动也莫名有些照镜子的感觉,这个副队对大少爷还真照顾。

就是眼神藏着的东西有点不对。

温柔得不太像是队友之间的关系。

我跟吴雪峰的眼神对到了一块去,我发现他竟有点隐隐的敌意。

饭局就怎么不知所谓地结束了。

“有什么困难记得给我说。”我对叶修说。

“没事的。”叶修笑。

看着乔装打扮好的吴雪峰跟叶修越走越远,我莫名有些高兴,这几年叶大少爷的生活看起来还不错。

part.7

在我工作到了第十八年的时候,斗神叶秋退役了。

叶家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等待着叶修的归来,在叶修职业生涯期间,叶秋曾经把荣耀周报的一个板块专门买下来。

就是要刊登哥哥快回家这个消息。

现在这个愿望真的要实现了。

我觉得最开心的人应该是他,可是现实有点残酷,叶大少爷并没有打算就这么回家。

叶秋觉得自己既然劝不动他就直接把他绑回家吧。

“少爷,绑架是犯法的。”我好心提醒。

“……”

最后叶秋跟父母商量了一下决定这次春节无论如何都得让叶修回家过年了。

我觉得特悬。

事实也正是如此,叶修并没有回家,不过叶秋却给他带去了一句话。

什么话我也是偶然之间听到回家后的大少爷说的。

“他们不担心我丢人,就怕我没志气,就让我放手干了。”

听到大少爷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到他好像松了一口气。

part.8

我跟那位仁兄最后在一起了,那个时候刚好碰上了叶大少爷夺冠。

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人又坐在了观众席上,不过周围的人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些狂热分子了。

“时过境迁了。”仁兄说。

“还好我们都还在。”我感慨道,兴欣的支持者虽然不多,战斗力也未必比以前的粉丝差,但是人数是硬伤。

令人觉得温暖的是,那些粉丝即便一边倒的认为兴欣会输,可依然坚持着,也充满斗志。

比赛真的特别精彩,我这个门外汉都觉得他们的操作牛掰到不行,最终的结局自然是兴欣大获全胜。

他果然是创造奇迹的人呢。

我看着叶大少爷被队友围在中间,摄像头刚好给了叶修一个特写。

那是一个很温暖的笑。

“他真好啊。”仁兄感叹。

是啊特别好。

part.9

第十赛季,叶修总算是退役了。

“这次回来了就比那么快走了啊。”我帮着叶修拉着行李。

“唉,感觉那么多年你婆妈的性格还是跟以前一样。”叶修挠头。

“呵呵呵,我可跟你说这次我可不许你再跑了!”另外一旁的叶秋说。

“然后让你跑吗?”叶修说。

接着就是两兄弟好久不见的互相调侃。

大家都已经觉得叶修不会再回去了,但是一个电话改变了命运的运行轨迹。

“为国争光去吧。”一直以来觉得叶修没干正经事,又偷偷关心大儿子的叶先生在接到竞技总局的局长之后,立马就把这件事情跟叶修说了。

苦逼的我刚把人家行李搬上楼,然后又得重新搬下去。

叶修休息了会,又打算出门了。

“我靠!”还没上车,跟着出来的叶秋差点把叶修拎起来,“你!是不是耍阴招了?”

“这是缘分。”叶修黑着脸说。

“时机那么凑巧?”叶秋怀疑。

“我……还能说什么?等一下还得去开个会说东西,指不定那些人会指着鼻子说我什么。”

我想叶修是高兴的,因为他的眼睛很亮,叶先生也跟着两人出来了,看见两兄弟的互动摇了摇头。

“你加油。”叶先生干巴巴地说。

“放心吧,在这个方面我绝对不会给你丢人的。”叶修笑。

我看见一向严肃的叶先生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是绷不住脸了。

真好啊。

part.10

在世邀赛开始之后,叶家的画风就是日常看转播,凡事有中国国家队的转播都会准时收看。

因为略懂一些荣耀的缘故,我还得当解说员,帮家里的叶夫人搞清楚那些炫光特效有什么含义。

在解释到张佳乐的时候……我选择死亡。

“那孩子一定很喜欢烟花。”叶夫人笑。

“是啊是啊,等大少爷回来你可以好好问他。”我对其他选手了解得不多,所以就把锅甩给了叶大少爷。

“前段时间跟叶修视频的时候刚好看见这些孩子,真有礼貌啊。”叶夫人说。

呵呵呵,在一旁也目睹全过程的我都不好意思说叶大少爷被吃了多少豆腐。

“小罗啊,”叶夫人的话让我回过神来,“我现在好像有点理解为什么他们会那么热衷于这个舞台了。”

我笑了笑:“大少爷一定会很高兴的。”

晚上的时候,刚好当上了叶先生秘书的仁兄跟我抱怨,“这班没法好好上了,天天看见男神还得装淡定。”

“……”我回了一串小数点。

看来叶先生那边也是很有默契地收看着比赛的。

我发现叶先生和叶夫人都有种吹叶的前兆。

两人这种我大儿子真棒的对话,要是搁在两年前听见,我可能会怀疑一下我耳朵关上了神经系统。

part.11

国家队赢了比赛。

整个家都热闹起来了。

叶先生还派叶秋去了比赛现场为国家队加油,也为了实时记录颁奖仪式。

所以看见国家队男性群体单膝跪地的时候,叶爸叶妈的表情都是懵逼的。

而我……只能抢救一下这个场面。

摔,怎么抢救,你们都放弃治疗了吗?

你们还掏出了冠军戒指干什么?

求婚吗?!!

感谢领队也不是这样子感谢的!

对于早就出柜的我来说,这种表示“感谢”的方法完全就是赤裸裸的暗示啊!

part.12

我就知道去了现场的叶秋会炸毛。

快三十岁的人了,还跟个被抢了糖吃的小孩一样,早早就把叶修抓回家了。

听说叶修连庆功宴都没吃。

把叶修送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呼吸平稳,看来这段时间也是累到不行。

叶先生和叶秋亲自把他送到楼上的房间,我看着这对父子感慨了一下。

等到他下楼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说是要跟人出去吃顿饭。那时我正在厨房忙着做饭,然后就看见叶夫人过来叫了我一声。

叶夫人不是个傻的,知道自家儿子恐怕是招惹了一堆人,所以就让我开车跟踪叶修。

我看着猫在车后面的夫人,觉得我们早就暴露。

果不其然,叶修拎着打包好的东西敲了一下车窗,旁边还站着一个人。

那是王杰希。

在b市工作那么久,我自然对微草有些了解,对于这个队长的印象也挺好的。

叶修很细心得给叶夫人打包了好吃的东西,然后在车后跟叶夫人聊起王杰希的事情来。

“他是很有责任心的人。”叶修说。

“就是那个魔法师吗?”叶夫人问。

“是啊,算得上高手了。”

“肯定没你厉害。”叶夫人点头。

“那是自然。”叶修也笑。

我在前面开车,后知后觉地想到,原来叶修这种实事求的说话方式是跟夫人学的。

part.13

最近叶家挺热闹的。

听说叶先生跟孙翔父亲有点交情,正巧孙翔想来b市旅游,就暂时住在了叶家。

然后……其他国家队的人也莫名其妙都来b市了。

叶家房间多,让这些人都住进来也不过是一件小事情。

好吧根本不是小事情。

叶修的日常基本都被这几个选手承包了,我那位哥们见到韩文清来也兴奋了一阵子。

“两人没打起来?”仁兄惊讶。

“你觉得我们叶大少爷武力值够跟他硬碰硬?”我无语。

“同一屋檐下啊,”他继续说。

你是没看见他们对叶修的腻乎劲。

我都不好意思说出真相。

苦命的我只好负责起那么一大帮子人的伙食。

part.14

有一次做饭的时候,孙翔居然撸起袖子过来帮忙。

对于这个曾经抢过叶修账号卡的人,我对他的印象不是特别好,却没想到这货有这种手艺。

两人在厨房忙活了一阵子,叶修也进来厨房了。

“我也来露一手。”

看见大少爷也想来一起帮忙,我默默把鸡蛋拿到一旁去打。

“你应该拿给孙翔打,”叶修调侃,“职业选手的手速都快。”

“喂喂喂,手速快不是用在这里的。”孙翔说。

在打蛋的我安静如鸡,既然叶大少爷都不反感孙翔我自然没话说了。

part.15

在得知我是个gay的时候,职业选手个个都目瞪口呆。

然后连忙看向叶修,异口同声:“你没事吧!”

叶修和我都差点被刚刚喝下的茶呛死。

“我帮过叶修洗澡。”
“我给他说过童话故事。”
“我会给他做好吃的。”

我就是想让那些职业选手喝一坛醋。

让你们吃我大少爷的豆腐,还不负责任。

“可惜你的对象不是我,而且好像你就做过后两件事吧。”叶修笑。

我泄气了。

大少爷不带你这么宠他们的,那么快就拆穿我。

叶先生叶夫人早就知道我那档子事,也没继续发表意见,就是意味深长地看着刚刚一脸惊悚的职业选手们。

我不知道叶先生叶夫人到底买了谁的股,反正我觉得后面的戏一定很多。

part.16

戏精一号喻文州日常表白:“前辈,我们之间只有九块钱的距离。”

叶修:“现在结婚不要钱。”

我擦着桌子:妈哒,就出九块钱,敢不敢把婚礼先承包好。

戏精二号周泽楷演技上线:“前辈,我喜欢你。”

叶修感慨,“这真心话大冒险玩得真刺激。”

我端着水果盘:不要靠游戏告白啊喂!

戏精三号王杰希虽然没住在叶家,但是在叶家附近也买了个房子。

“我看你红鸾星动,最近可能需要跟名字带王的人多接触。”

“隔壁老王?”叶修疑惑。

“没错就是我。”

我吐血:这个……还真的是隔壁老王。

……

国家队的两位女生看见此情此景,掏出了瓜子问我要不要。

part.17

我很久没看见叶修抽烟了,听我那位说他的烟瘾很重的。

可是现在身上已经没有了烟的味道。

反倒有点甜甜的水果糖味。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叶粉会一直觉得叶修很可爱了。

为戏精们头疼的叶修,站在阳台含着棒棒糖看星星。

果然叶大少爷是很温柔的人呢。

晚上的时候,叶修找上了叶先生聊了很久,我半夜出来喝水还看见书房的灯还亮着,房间的门虚掩着,时不时传来叶修微微沙哑的细语声。

张新杰居然也从房间里面出来了,他在联盟里面守时的特性可是出了名的。

他看了书房一眼,然后沉默地离开了。

仿佛是梦游一样。

part.18

在叶家合宿的日子渐入尾声。

在离开之前,那些职业选手都找上了叶先生开了个感觉挺严肃的会议。

会议内容我并不清楚,不过最后出来的时候,他们看起来都松了口气,就好像去见了岳父被通知批准过关一样。

不过感觉这种好像是事实。

后来的事情我便不太清楚了。

因为二十年的合同到了期,我也打算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像十多年前叶修离家出走一样,有点叛逆却也充满着梦想。

两个月之后坐在飞机上我刷到了一条动态。

叶修v:我们在一起了【图片】。

图片是婚礼现场的照片,里面有着荣耀的众多大神,要颜值有颜值,要身高有身高,搁在娱乐圈,也未必输给人家。

这么些闪光的人物,每一个都充满着柔情地看着叶修。

“他会幸福的。”坐在我身旁的仁兄阿飞说。

是啊,他会非常幸福的。

那张照片,叶修的笑容非常灿烂。

End
不是所有飞机上 都要关闭信号。

第一次写那么粗长快夸我。

后面的剧情跟叶爸叶妈的日常对话有关

【韩,江+国家队♂☞叶】

🌚仁兄 @逆飞!——沙木罗是我cp♡

评论(46)
热度(2067)

© 🐚神奇的海螺——逆飞飞我cp | Powered by LOFTER